青青河边草青青视频_青青伊人_青青在线播放观看

☞广告合作☜

潇洒采洋花、异国风情画

发布日期:2018-04-12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一、曼哈顿寻欢
   走出肯尼迪国际机场,扬手叫了辆出租车,我带着小李直奔曼哈顿闹市区。
  这次来到纽约,是为了洽谈一台先进设备的进口事项,小李就是国内用户派来的代表。他年方26岁,毕业于名牌大学,个子长得高高大大的,两眼炯炯有神,是那种女人一见就喜欢的帅哥。至于我嘛,当然就更不用说了,走到哪里都是异性注目的焦点。
  我们在早已预订好的旅馆放下行李,便立即与设备供应商取得联系,开始了紧张的工作。我们一直忙碌到晚上七点多,才草草吃了顿晚饭,返回住所。在路上,我对小李说:‘今天,我们已经见识了美国先进的科学技术及现代化的经营管理手段,你有没有兴趣晚上去体验体验美国社会的另一面呢?’
  小李满不在乎地点点头:‘我当然有兴趣。只要老兄带路,我绝对奉陪!’
  于是,我们改道前往四十一街,那里是曼哈顿最着名的红灯区。我们在成人影院里看了一会儿X级小电影,进性用品商店参观了无奇不有光怪陆离的淫具、性药,我感觉有点口渴,就对小李说:‘马路对面有家无上装夜总会,我们到那里去喝杯啤酒吧!’
  夜总会里客人摩肩接踵,我和小李各自要了杯百威啤酒,兴致勃勃地靠近大厅中央的舞池,那里有几个脱衣舞女郎正在表演艳舞。我发现其中有个女郎特别引人注目。
  她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一头金黄色的秀发,高挑的模特儿身材,白里透红的肌肤,还有一双迷人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她的乳房丰隆高挺,奶子上端的乳头呈粉红色,真是好看,奶头旁的乳晕则是淡淡的粉红色,跟其他女郎乳房的松软下垂完全不同。她的下身只穿着一条黑色蕾丝边的三角裤,前面巴掌大的布片遮住阴户,后面则只有几根布条,其中一根布条穿过臀缝与前面相连。
  我的欲火顿时被点燃起来,裤子上支起了一个小帐篷,赶紧低下头,借喝酒掩饰窘况。转头看看小李,他的目光也正直勾勾地盯着女郎的胸脯!
  不一会儿,那女郎跳到了我们面前,她用迷人的蓝眼睛望了望我和小李,朝我微微一笑,跳得更起劲了。只见那对涨鼓鼓的梨形玉乳随着她的舞步在胸前一上一下剧烈地弹动着,就像两只活泼的小白兔。
  小李在一旁看呆了。我从衬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十美元的纸币,用两根手指夹着,塞进她胸前深深的乳沟里。那女郎愕了一下,喜出望外地伸手接住,向我飞了个媚眼,随后转过身,扭腰摆臀,在我面前颤动着她那丰满白嫩的屁股,几根柔细的浅色阴毛从黑色布条边露出来,充满了挑逗诱惑的意味。
  我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十美元的纸币,塞进女郎纤细腰肢上的布条里。她伸手拿过,对我点点头,低声道:‘休息时到我的化妆间来。’随后深情款款地望了我一眼,扭着腰肢袅袅娜娜地走了。
  我暗自得意,看来,今晚又有好戏要上演了!
  中间休息时,我悄悄尾随那女郎,进入到大厅最远端偏僻角落的一个小化妆间,里面除了化妆桌椅,只有几个挂衣服的衣帽架,显得简陋而狭小。
  女郎关上门,从化妆桌上的烟盒里抖出一根香烟,打火点燃,深深地吸了好几口,然后,她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阿华,中国人。她听后愕了一下,接着告诉我她叫露西,十八岁,来自美国边远的俄亥俄州,进夜总会才两个月。
  她深有感触地说:‘干我们这一行,主要收入来源是客人给的小费,可是,一般客人或者干脆不给,或者只给一两美元,像先生这样英俊潇洒,又能一下子给几十元小费的客人,实在是凤毛麟角。’
  我假装开玩笑地问她:‘你们会不会跟客人外出过夜呢?’
  露西笑了:‘一般当然不会,但如果碰到自己喜欢的客人,像你这样,那就难说了!’
  她温言软语,吐气如兰,我站得离她很近,可以嗅到她裸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幽香。我的欲火迅速升腾,裤子上的小帐蓬又支了起来。露西似乎感应到我的冲动,向我靠得更近些,玉体几乎贴到了我身上。她伸出手,按到我裤子上的隆起部位,轻轻地抚摸着。
  我再也忍耐不住,一把将露西搂在怀里,狂热地亲吻起她那性感的红唇。露西热烈地回吻着我,香舌像一条灵活的小蛇在我嘴巴里钻进钻出。
  吻了一会儿,我的嘴慢慢地往下移,滑过她的白皙的脖颈,停留在她的玉峰上,牙齿轻轻咬住露西早已勃起的乳头,用力地吸吮。我的左手也抓住她的另一个乳房,一会儿捏圆,一会儿搓扁,两根手指还掐捻逗弄着乳头。
  突然,露西猛地抓住我的裤链,用力往下一拉,我那大肉棒便杀气腾腾地弹跳出来,怪眼独睁,紫棱凸现,耀武扬威。露西接着把遮住自己阴户的布片拉到一边,露出粉红的阴唇,旁边有茸茸的几根浅色阴毛。她踮起脚尖,将自己粉嫩的阴户凑近我的胀大得紫红发亮的龟头。
  我抬起露西的右腿,屁股用力,只听‘滋’的一声,粗大的阳具插进了露西的幽洞,温软腔肉包围着我的肉茎,犹如鸟儿归巢,丰满的乳房挤在我胸部,更似软玉温香。我用手勾着她举起的腿弯,使粗硬的大阳具更深入她的肉体。露西兴奋地叫了起来:‘哇!好长哟!插到我肚子里了呀!’
  我挺腰收腹,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她的阴道里抽送。露西‘咿咿哦哦’地呻叫着,肉洞里的淫水不停地渗出,看来她也十分享受。
  我受到她欲仙欲死的呻叫声的感染,慢慢地进入高潮,我对露西说道:‘准备好,我快要射出来了!’
  露西紧紧抱住我,一只手还伸到我胯下,揉摸着我的阴囊,嘴里说道:‘来呀!来呀!我等着你射进去呢!’说着,她还用力收缩阴道。我正当紧要关头,让她这么一夹,当场就火山暴发了,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射进她的蜜穴里。
  露西从化妆桌上拿了些卫生纸,揩干净身上的污秽,说道:‘你好厉害哟!
  今晚还想不想再来几次呀?’
  我说:‘当然想,可是你有时间吗?’
  ‘夜总会子夜后一点钟下班,我和女友梅莉就在附近租屋住。你不是还有个同伴吗?就带他一起来乐乐吧!’
  我答应了。我想:小李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定也高兴得忘乎所以。
  凌晨一点半,我和小李找到了露西租住的公寓。门口静悄悄的,里面也看不见灯光。难道她们还没有回来吗?
  我轻轻敲门,里面传出露西的声音:‘进来吧!看看我们藏在哪里。’
  我拧开了门,将小李推进屋去。房间里很昏暗,我静静站在黑暗里,四处搜寻。忽然,我听见远端的大床角落传出轻笑声——哈哈!那两个女孩藏在那儿!
  ‘抓住你们了!’我叫喊着。随后,露西从藏身处跳了出来,她全身竟然一丝不挂!高挺的乳房,修长的大腿,金黄色的长发直垂到臀部。我三把两把脱掉自己的衬衫、长裤、鞋袜,迫不及待向她扑去。
  我们紧搂在一起,她的红唇贴着我的,柔软的舌头在我嘴里搅动。我的阳具硬得像根铁棒,可是我知道,露西一定更喜欢我先进行前戏。于是,我温柔地把露西按倒在床上,脑袋沿着高耸的乳峰一直向下,停留在她张开的大腿之间。
  我屈下膝,嘴唇贴着她那粉嫩的阴缝,用劲地吸吮她的阴核。露西呻吟着,身体不住地颤抖。我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挺着粗大的阳具,狠狠地插进她那潮湿温热的蜜穴,阴囊重重地撞击着她的屁股。
  我们静静地躺了一会儿,露西阴壁的肌肉紧箍着我的龟头,令我欣喜得几乎要叫出声来。然后,她抬起白皙的屁股,我回应着她,开始了猛烈的抽插,粗大的阴茎在鲜嫩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每一下都带出闪光的爱液。
  我的动作越来越猛,她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大。突然,她‘啊!’了一声,整个人变得像只发狂的野兽,在我的身下乱抓乱咬,接着,她的双腿紧缠着我,阴壁挤榨着我,迎接着我的精液的喷射。
  我们喘着气瘫倒在床上,我惊讶地发现,小李和露西的女友梅莉仍呆呆地站在远处,观看我们的表演。梅莉跟露西一样赤裸全身,她是个高挑女孩,有着亚麻色的飘逸长发,性感的红唇,乳房又圆又大,阴阜上满是丝绸般的微带红色的阴毛。
  ‘嗨!快过来,你们这两个家伙!’露西叫喊道,‘李你干嘛还穿着衣服?
  这简直是对梅莉的侮辱!难道你不想干她吗?’
  ‘我想他只是有点害羞。’梅莉抚摩着小李隆起的下体,揶揄道。
  小李似乎受到了鼓励,飞快脱掉身上的衣服。他的阳具早就硬得像根铁杵,巨大的龟头紫红发亮。他们相拥着倒在我们身旁,现在,该轮到我们作观众了!
  梅莉颇有做爱的经验,她看出自己的性伙伴是个快枪手,于是,她面对面坐到小李的膝头上,双脚夹住他的大腿。她一只手搂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肉棒,调整一下位置,将龟头对准自己的蜜穴,慢慢坐了下去。她轻吻着小李的嘴角,低声道:‘来吧,亲爱的!对,使劲,别怕弄伤我!’她的臀部一上一下,缓慢而用力地夹着阳具运动。
  小李早就激动得忘记了我们的存在,他肌肉痉挛着,准备着最后的喷发。当他终于射精时,我惊异地发现梅莉伸出右手,攥住了我的挺得像根船桅的阴茎!
  ‘露西,我希望你不会介意,我想要阿华跟我做爱!’梅莉笑笑说。
  ‘我当然不会介意。’露西回答,‘你随便享用好了。我倒想吸吮李的大鸡巴,那里面似乎还有些货!’露西说着,从我身上爬下,吻了吻小李仍在泌出精液的龟头。她用舌头舔吮阴茎,然后张大性感的嘴巴,将整根阳具含进口腔里,柔软的手抚捏着下垂的阴囊。
  我在旁边欲火也开始重新升腾。我爬起身,屈膝跪在梅莉双腿的中间,将她修长的大腿搁在肩膀上,让她的屁股腾空。我伸出舌头,舔舔梅莉粉红的阴唇,上面还残留着小李精液的味道。
  梅莉兴奋地扭动身体,‘啊啊’地呻叫着,粉红的阴蒂膨胀得像根小指头!
  我的舌头在阴唇上慢慢地划着圆圈,越划越小,最后集中在一点上。她的肥大的屁股开始有规律地颤动,奔涌而出的淫液溅到我舌头上。
  她的脚跟敲击着我的肩膀,丝缎般肥白光滑的臀肉在我的手掌中扭曲。
  ‘准备好,我要来真的了!’我在她耳边低声说。我放下她雪白的身体,她将腿张得大大的,缠在我的腰臀部,挺起小穴,迎接我的进入。我一下接一下猛烈地抽插着,不一会儿就全身汗淋淋的,鸡巴在她淫穴进出时,带得淫液浪汁四处迸溅。当我最终把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喷射进梅莉的蜜穴时,她满足地吁口气,温柔地搓揉着我的阴囊,让我慢慢抽离,看着我最后几滴精液滴在她的大腿上。
  我筋疲力尽地倒在床上,梅莉拍拍我,用手指指我的左面。
  我拧过头去一看,露西双手捧着小李的大鸡巴,仍在拚命吸吮。很明显,他们已经快到高潮了。小李的鸡巴上下颤动,似乎开始射精,露西张着嘴,用力把小李浓稠的精液吞下肚子里去,接着,两个人也一起倒在床上。
  那天夜晚,我们一直不停地做爱,直到每个人都累得动弹不得。
  第二天上午回旅馆的时候,我跟小李脚发软。两人对视半晌,自嘲道:‘可不要耽误了今天的工作哟!’ 共4条数据 当前:1/4页 首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相关链接:

上一篇:曼花 下一篇:成名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