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河边草青青视频_青青伊人_青青在线播放观看

☞广告合作☜

另一个自我

发布日期:2018-04-12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偷窥着屋内的背德性欢,苏小琳在既怕被人发现却又无法停止的紧张心情下加速自慰。她的乳头坚挺发硬,只要稍微一碰便产生强烈的快感冲击,下身的阴唇花瓣越是抚弄便越是骚痒难忍,真恨不得有根粗壮的肉棒深深插入狠狠抽送!
  新婚女记者从未发现过自己会这么渴望性爱的快乐,而且是背德的性欢。才貌双全又贞操观强烈的她,仿佛在内心深处隐藏着另一个自我,当卡思特在三天前的那个夜晚打开她心中的背德之门后,那个自我就开始从长眠中苏醒了。
  不自觉地,苏小琳将右手的中指从裙底穿过内裤深深插入小穴,左手用力挤压着胸前丰挺的乳房,双眼却紧盯着屋内卡思特狠干张月仙的情景。她的手指插得越来越深、但却难以止住骚痒,反而刺激得全身上下扭动越发欲求不满。口中喘着大气,此刻陶醉在偷窥与自慰快乐中的她已忘了隐藏声响。
  她并不知道,卡思特是刻意安排这个机会让她偷窥的。而且在不知不觉中,他已在精神上对她施加调教,使她难以自恃地陶醉在这种违背道德常理的快感中。卡思特早听见了苏小琳在门外的喘息声,明白她在自摸,只是故意装作不知道。
  当卡思特把被他的巨根轻易征服的张月仙按在身上干得连续高潮三回时,双膝跪地的苏小琳已欲火难耐地将内裤褪下拉到脚边,嘴里叼住裙摆,忍住羞耻两手齐用爱抚下体。除了继续用右手中指深入小穴,她的左手也开始抚弄起阴户上的阴核小肉球,欲死欲仙的快感使她口中轻声呜咽起来,好在叼住裙摆才没喊出声。
  可是无论怎么自慰,苏小琳都无法获得真正与男人做爱的快感、更得不到三天前那一晚和卡思特疯狂做爱的快感。一种离真实的快感总差一点的感觉使她万分难受,她竭力扭动腰臀加紧双手动作,然而再怎么弄都觉得不过瘾!
  而当屋内的卡思特发出一声闷吼时,苏小琳注意到他那根深插进张月仙淫穴的粗长肉棒留在外面的部分猛烈抽搐了一下,巨大的阴囊也抖动着,肉棒与淫穴的结合处则泄洪般漏出大量浓厚粘稠的白色液体。
  新婚女记者立刻明白——卡思特在张月仙体内射精了!明明这个男人是在别的女人体内射精,但苏小琳却感到自己小穴深处的子宫内燃烧般滚烫起来!仿佛卡思特是在她的体内发射大量的雄精!在这种错觉中,她一下冲到了高潮!
  浑身绷紧的苏小琳只觉得舒爽的快感传遍全身,阴道因高潮而痉挛收缩,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使她当场瘫倒在门口。她心中清楚,自己之所以会产生如此错觉,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已记住了和卡思特做爱时的极度快感。
  她看见卡思特在张月仙体内射精时,脑内立刻自然地回想起三天前那个夜晚卡思特将大量雄精射入她子宫的快感。被那根异常巨大的肉棒以高超的性技深深插入后在子宫内注入滚烫男精的极上快乐,已在她脑中留下无法磨灭的记忆。
  喘息了好一会,苏小琳忽然发现面前的门被缓缓打开了,卡思特已不知何时面带微笑站在自己身前。至于张月仙,则一动不动地趴在地板上昏睡过去了。一股股白浊的浓精混合着许多淫水从这妖艳女强人的熟美小穴中流出,流了整整一滩。
  尴尬无比的苏小琳立刻想要起身逃走,但自慰高潮后的她全身疲软,蹲跪在地上的两腿也软了,猛地想起身却跌了一交,真是好狼狈。苏小琳羞红着脸低下头,她猜想卡思特要么会责骂她、要么会乘机再次侵犯她。想到后者,苏小琳心中一边拼命提醒自己不可再出轨,一边又有些莫名的期待。
  卡思特却只是温柔地轻轻抱起她,像安慰做错事的小女孩般笑道:"我的小宝贝,一边偷窥别人做爱一边自慰,可是种奇妙的游戏。哦?你已经湿成这样了,真是个色色的小乖乖,不用害羞,这只是你的本能而已。"苏小琳不是没见过世面的黄毛丫头,她察觉到卡思特的柔情安慰是在笼络诱惑自己,可是她内心中另一个自我却像心魔般在她心头细语:(你想和这个男人做爱,你想被他侵犯,你无法欺骗你自己的身体,你的身心现在都在渴望他。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做爱都能让你如此兴奋,你的身体已无法忘记他。为什么不接受他的诱惑?你已和他有过一个晚上了,还怕什么?
  茫然中,新婚女记者没有反抗卡思特的温柔动作,任由他把自己抱进白素洁休息的房间。因心事重重而在今晚饮酒过量的白素洁正如一位醉美人般躺卧在床,卡思特欣赏了一下白素洁可人的睡姿,然后把苏小琳抱到一旁宽敞的沙发上。
  难道说,这老人想在醉梦中的白素洁面前和自己做爱!一想到这里,苏小琳吓得清醒了一些,连忙想要出声抗议,却被卡思特轻柔地捂住了嘴。他带着神秘的绅士笑容轻声道:"她醉得很厉害,不会醒过来的。刚才你一边偷窥我和你大姐做爱一边自慰,很爽吧?现在换个游戏方式,你在你二姐面前自慰,感觉会更爽。"如果换在平时,对于这么背德的行为,苏小琳别说做、就是想都不曾想过。可是眼下,几天来的寂寞难耐和刚才偷窥自慰的快乐,使贞操观强烈的她内心深处隐藏的另一个自我——渴望背德性欲的自我被释放出来。
  无意识地被卡思特褪去身上衣物,赤裸出已呈粉红色发热的娇躯,回想起刚才卡思特和张月仙疯狂交媾的情景,再凝望住眼前卡思特与年龄不符的强健体魄和胯下巨根,面红耳赤的苏小琳心房乱跳。在燃烧遍全身的欲火侵袭下,她不由自主地坐在沙发上自慰起来,左手把玩起丰满的胸乳,右手两根手指直入下身小穴。
  沙发的位置正对大床,如果白素洁从醉梦中醒来,即刻会看到其疼爱的小妹苏小琳居然会赤裸自慰,旁边还站着挺起粗长肉棒的卡思特。想到这一点,苏小琳顿时感到一种既羞怕又兴奋的背德悦乐,双手上下加紧爱抚起自己的敏感地带。
  粉嫩小穴内不断淌出蜜水淫汁,苏小琳在把玩自己天然巨乳的同时将粉红乳头轻轻咬在嘴里。她双腿害羞紧夹,全身剧烈颤抖,闭上眼睛陶醉在背德快感中。在这种快感支配下,她内心的另一个自我已暂时取代了原来的人格意识。
  人要生存在世上,有时不得不做一些违背自己本性、却能满足自己慾望的事。而在此情况下人往往会展现出与平时性格不一样的另一面,就仿佛突然之间换了个人一般。比如,一个平时循规蹈矩的人在极度饥渴下有可能忽然变得贪婪凶狠,为得到一点水和食物不惜像狼一样去抢夺,完全把道德伦常置于九霄云外。
  苏小琳目前就处于极度饥渴下,只不过她饥渴的是慾火焚身的性慾。换在过去,贞操感强烈的她也许还能控制自己,但自从三天前那个晚上被卡思特打开心中的背德之门,再加上这些天的寂寞难耐和刚才的偷窥自慰,她再也难以自制。
  此刻,被自己心中隐藏的另一个自我——渴望背德性慾的自我意识控制身心的苏小琳正在做一件她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事。她赤裸着全身在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自慰,而且对面的床上还躺着自己敬如亲姐的白素洁。
  精明老练的妖艳女强人张月仙一度是苏小琳崇敬的对象,她很钦佩这位大姐能以一个女人白手起家在时尚界打出一片天下。但她与性情温和文静的二姐白素洁相处得更亲近,白素洁也的确是真诚地疼爱她这个小妹。
  在今晚,苏小琳看清了张月仙贵妇外表下的丑陋心灵后,实在很失望。她知道在时尚界圈子内生存很不容易,但怎么都不应该出卖一起打拼的好姐妹。不过,白素洁显然与张月仙不是一路,而且好像有什么把柄被张月仙捏在手中受到胁迫。苏小琳猜测,平时言行谨慎的白素洁今晚异常醉酒,多半是因为此事烦恼。
  她应该帮助这位平时很照顾自己的二姐,但现在却在醉梦中的其面前自慰!这种事万一被内向文静的白素洁看见,非把其吓死不可!苏小琳虽一向洁身自好,但思想并不保守,而白素洁却是非常正统保守的良家少妇。一想到这位二姐一旦看见自己赤裸自慰的样子会产生的惊恐反应,苏小琳感到体内的背德之火烧得几乎让她疯狂。明明是不该干的事,但却偏偏那么刺激。
  卡思特在一旁耐心地欣赏着自慰中的苏小琳。与荒淫成性的张月仙不同,苏小琳的自慰像是慾望与理智的苦苦挣扎,虽然身心已被渴望背德性慾的意识控制,但仍带着哀羞与无奈。可恰恰就是这样,要比纯粹的淫乱更能刺激男人的征服慾!
  作为中俄混血儿后裔的苏小琳继承了白俄祖母的碧色眼瞳和冰肌雪肤,是东西方美人的完美融合。妖艳成熟的张月仙已算是难得的美人,但才貌气质比起苏小琳都差了不少。卡思特心头赞叹——这样的极品娇娃,才有资格成为他的专属爱奴。
  此时,卡思特忽然听到躺在床上的白素洁发出一声梦呓声,才想起屋内还有个醉美人等着他玩弄。心中一动,色中老魔决定对苏小琳开展进一步的精神调教——在她面前玩弄这个文静内向的美少妇!白素洁原本就是他选中的目标,只是因为苏小琳的出现才使他的首要目标改变了。但卡思特不会放过白素洁这样的上等猎物,他要乘今晚当着苏小琳的面占有这个纯洁的少妇。
  可要是刺激得太过分,恐怕反会起到反作用。思考了一下,色中老魔诡秘一笑,来到床边从床头柜中取出一副黑纱眼罩。这种眼罩是酒店给难以入睡的客人在休息时准备的,卡思特却将把它用到其它途经上。
  这一刻,苏小琳自慰到又一次高潮,正全身瘫软在沙发上喘息着。卡思特来到她身旁,捡起她散乱在地上的内衣,缓缓撕成几根布条,然后轻轻地当成绳索般将她双手交叉到背后捆绑起来。苏小琳吃了一惊,不知卡思特想干什么,但全身酥软已无力挣扎,就好任由他将自己双手绑在身后,连嘴里都被勒上根布条。
  捆绑完毕后,卡思特把那副黑纱眼罩戴在新婚女记者脸上,遮住了她的视觉,却保留了她的听觉。接着,卡思特把这极品娇娃抱到床上,就在白素洁身旁爱抚起来。被上下其手的苏小琳虽然看不见,但知道卡思特正在白素洁身旁玩弄自己,真是羞愤得恨不得一头撞昏。然而,她全身却随着卡思特的细致爱抚而兴奋无比。
  "小琳,我的宝贝,之前你用眼睛欣赏了我和你大姐做爱的情景,现在你用耳朵欣赏一下我和你二姐欢好的乐声。我要你明白一件事——任何妙龄女人都无法拒绝身体的本能慾望,你这位贞淑文静的二姐也不例外,你好好听着吧。"卡思特温柔地在苏小琳耳旁说出这句让她恐慌得差点跳起来的话。苏小琳双手被绑全身乏力,两眼被蒙连嘴都被堵上,只能呜咽不清地摇头抗议——这色中老魔竟然要侵犯白素洁!而且还把她绑成这样放在一旁聆听!这实在太……丢下徒劳反抗着的苏小琳,卡思特挪过身子转向白素洁,慢慢地掀去盖在其身上的被单,只见这醉美人毫不设防地沉睡在床上。白素洁今晚酒醉呕吐了一身,之前苏小琳把她扶进此屋后脱掉其衣物帮其清洗身子,所以现在其全身一丝不挂地裸睡着。卡思特不急着动手,先观赏起白素洁的美妙裸体。
  白素洁的身材苗条偏瘦,是充满骨感美的美女。只是由于缺少运动,其全身有些瘦弱,缺乏苏小琳的玲珑美感。卡思特是花中的魔王,不知玩过多少各国美女,他觉得张月仙的身体丰满得有点发胖,白素洁的身材苗条得有点过瘦。而苏小琳的体态则既有东方女子的娇小又有西方女性的丰盈,这是混血美女的独特优势。
  但无可否认,白素洁是纯正的东方美人。白中透红的肌肤焕发着诱人光泽,骨感的娇弱裸身很惹人怜爱。光滑而富有弹性的乳房虽然没有苏小琳和张月仙那么丰满,却也足足有D罩杯大小,与骨感身材形成反衬。其胸前乳头在酒红色的乳晕中高高挺出,下身的秘密花园袒露着同样色彩的阴唇小口。经验老道的卡思特一看,便知道白素洁虽已是结婚六年的三十出头少妇,但性经验极少。
  根据调查,卡思特已从张月仙那里知道了白素洁的情况,包括其曾在大学时代被一年轻教授玩弄过感情、还被迫打胎导致失去生育能力的秘密。对其现在的生活和婚姻状况,卡思特也很清楚,甚至知道白素洁的丈夫两三个月才和其做一次爱。卡思特笑了,他要让这个结婚多年仍不识性欢的少妇知道什么才是做爱,也要让苏小琳好好地听听她这位纯洁文静的二姐品尝到真正性爱时的淫叫!
  被蒙住双眼捆住双手、嘴巴都被堵上的苏小琳在一旁又惊又羞,想要阻止却有心无力,可心中追求背德慾望的那个自我意识却又使她产生某种期待。眼前黑暗一片的她,现在的心情真是既不安却又兴奋。
  让被捆住并蒙眼的苏小琳清楚地听着,卡思特在她身旁开始玩弄起白素洁娇弱可怜的玉体。他小心翼翼地将这纯洁少妇的双腿打开,低头伸进其两腿之间的神秘地带,用舌头舔玩起阴户上发亮的阴核,左右双手则捏住其胸前的乳首来回搓弄。
  一阵耐心的爱抚后,醉梦中完全不知道失身危机来临的白素洁渐渐发出娇喘般的梦呓声,下身也开始湿润起来,慢慢地从微开的阴唇小口内流淌出爱液,D罩杯双乳的乳头也徐徐发硬。卡思特见其已渐进状态,舌尖随即用力分开花穴的洞口向里面探索。才一进入,短发美少妇的全身就不由自主地在睡梦中激颤开来。
  白素洁虽已是三十出头的已婚少妇,但与丈夫之间的性生活十分平澹,除了正常位外没换过任何花招。其从小家教也甚严,为人更内向保守。由于在大学时代被男人欺骗过感情、还做过人流导致不孕,白素洁对性爱有一定的心理恐惧症。加上她丈夫杨平凡又是个专心教学的老实教师,夫妻感情虽深却很少做爱。然而这纯洁少妇的肉体一旦在高超挑逗下打开,却尽显出长年压抑的本能。随着卡思特上下不断的摸索爱抚,白素洁无意识地按照本能淫喘扭腰。
  一旁的苏小琳听得愣住了,她没想到纯洁保守的白素洁居然会有这么敏感的反应。虽然她知道白素洁现在处于酒醉的无意识状态下,可一个人在无意识状态下的反应往往是其最真实的本性。看来,白素洁实际上属于那种"闷骚型"的内向美女。只有遇到强势的男人,才能显示出其深藏的性爱本能。
  醉梦中的白素洁脸色润红、呼吸急促,口中不断呼喊起丈夫的名字。此刻这位纯洁的美少妇以为一切都是酒醉后的春梦,完全不知道正被一个陌生男人玩弄着。看见白素洁错将他当成了其老公,卡思特决定将错就错,让其在梦中好好享受一次真正的性爱。他双手时轻时重地握住白素洁的双乳把玩着,胯下异常粗长的巨根则雄赳赳地摩擦起这少妇下身的花穴洞口,让爱液粘满龟头后开始慢慢插入。
  就在刚才用舌尖探索时,卡思特已心中暗喜——因为白素洁的花穴与苏小琳一样也是天生名器!不过,苏小琳是顶级棒的"千条蚯蚓型"名器,而白素洁则是略微逊色的"鳖型"名器,但已属非常难得!
  苏小琳的小穴内壁上有像一窝蚯蚓蠕动般的褶叠,能从各个角度缠绕住插入的男根连绵蠕动,就算不进行抽插运动,插入不动就能感受到强烈的刺激。寻常男人一插入就会忍不住射精,只有性技和耐力出众的男人才能尽情享受此等宝穴。
  白素洁的花穴阴道口非常小,肉棒很难插入,但只要插入后就会从内部扩张收缩,将比阴道粗大得多的肉棒都吞下去。插入这类名器的肉棒像被用胶水粘在阴道内一般,技术差的男人无法抽插,只能任由花穴像鳖一般咬住肉棒不放直到射精。
  "鳖型"名器的缺点是入口太窄,里面却又很深。如果插入的肉棒不能到达深处就不能使拥有这一类名器的女人得到真正的快感。苏小琳过去的两个男人都做不到这一点,所以这位三十出头的纯洁少妇实际上从未体验过真正的性爱快感。
  卡思特玩过许多女人、更玩过有着各类名器的美女,经验丰富的他用正常位将胯下巨根一点一点地挑逗着白素洁窄小的花穴洞口,龟头撬开入口缓缓插了进去。接着腰身向下一压,战矛般雄壮坚挺的巨大肉棒就勐地一下深插进一大截!
  醉得不省人事的白素洁在梦中发出一声尖细的悲鸣!但悲鸣中带着被男性生殖器官侵入花穴深处从未到达领域的强烈快感!白素洁天生的"鳖型"名器立刻本能地发挥奇效,阴道迅速扩张收缩地紧紧咬住巨根不放、并贪婪地将巨根未插入的部分往花穴里吞食。强大的吸力下,卡思特乘势追击,将被这纯洁少妇的名器紧紧咬住的巨根向最深处开始连续重插!
  "啊!老公……今天你好神勇……插得好深……好舒服……"断断续续地说着梦话,以为在和丈夫做爱的白素洁完全不知道此刻将巨大肉棒插进其花穴最深处的人是卡思特。从未感受过如此充实快感的美少妇在自然反应下挺起腰迎合着卡思特的侵犯,在直顶花心的巨根的摩擦和刺激下忘情地摆动着身体,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口中发出的浪叫声也越来越响!
  卡思特那根异常粗大的巨根实在太过粗壮,一般的男人有了他这般的巨根反而难以运用。但配合着他渔尽环球美色的性技,这根巨根成了让无数美女为之疯狂的恶魔凶器。和与苏小琳、张月仙性交时一样,卡思特的巨根无法整条插入白素洁的花穴,却已最大限度地插满了其体内,并以各种节奏和技巧插得其慾仙慾死!
  一个清纯的正统派东方美女在无意识状态下被干得风情万种的样子实在令人兴奋,睡梦中的白素洁完全出于自然反应的浪叫声让一旁聆听的苏小琳诧异得难以置信。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苏小琳实在难以想象内向文静的白素洁会有这么狂乱淫荡的一面。看来,白素洁的内心深处和她一样,都有不为人所知的另一个自我。
  唯一的区别在于,苏小琳内心隐藏的另一个自我是追求背德慾望的自我意识,而白素洁内心隐藏的另一个自我是追求性爱快感的自我意识。
  在白素洁的哀怜浪叫和扭动配合下,卡思特改变了体位。他用侧交位的姿势将这短发美少妇的一条大腿架在他的膝盖上,从背后抓住其胸前晃荡不己的乳方用力挤玩,同时胯下的粗长肉棒深深地斜插进花穴,彻底开发其名器的最深处快感带。
  "亲爱的……干我……干死我……把精液都射进来……让我替你生个宝宝……"因年少无知时遇人不淑而导致失去生育能力的白素洁在此刻睡梦中被干得真情流露呼喊着。尚不知其秘密的苏小琳听得面红耳赤,已知其秘密的卡思特则从眼中露出一丝同情之色。与张月仙不同,白素洁是个值得他同情怜爱的女人,而且有着只比苏小琳稍逊一筹的爱玩价值。但同情归同情,色中老魔狠插勐抽的速度仍越来越快。
  很快,白素洁发出一声绝叫,阴道里勐地一阵抽搐,浑身抖动着在昏睡中达到了从所未有的性高潮!卡思特追击般加速抽插起来,巨大龟头的前端硬是挤进子宫口,颤动着将一股浓浓的精液一滴不剩地直接射进纯洁少妇的子宫深处!

相关链接:

上一篇:女友在医院检查 下一篇:出差与小秘的快乐